2021-04-01【30】. 温和的斯多葛学派:在消极的想象中,服下安定心灵的药片

30. 温和的斯多葛学派:在消极的想象中,服下安定心灵的药片

1、同时囊括奴隶与皇帝的哲学流派

斯多葛学派的由来:芝诺建立斯多葛学派的时候,他的地点是在雅典的一个集会广场的画廊,也就是说他很喜欢在集会广场的画廊聚众演讲,这个集会广场的画廊写成古希腊语,它的发音就是Stoa Poikile,又因为它的英文发音叫stoics,它有个[k]音,而在希腊文里面没有[k]音,所以这个[k]音在中文里面就会变成葛,所以叫斯多葛学派。

斯多葛学派:创始人芝诺——演说家西塞罗——尼禄皇帝的老师赛内卡——出身于奴隶的哲学家爱比克泰德——身为罗马五贤帝之一的马可·奥勒留等等。

爱比克泰德,可是西方哲学史上第一个出身于奴隶的哲学家,同时他又是我所知的西方哲学史上第一个残疾人哲学家,他断了一条腿,听上去社会地位好像是不太高的。

另外奥勒留则是皇帝,如假包换的罗马帝国皇帝,而且是个非常有名的皇帝,也就是说这是西方哲学史上唯一的一个同时是皇帝的哲学家。

斯多葛哲学流派哲学流派竟然同时囊括了奴隶哲学家与皇帝哲学家。这好像是社会金字塔的两个极端,一个是最惨的人,一个是最有权力的人。那么这样一个同时囊括了最没权力的人与最有权力的人的哲学流派,为什么是虚无主义的哲学呢?

2、,为什么是虚无主义的哲学

在这里虚无主义主要表现为对于改造世界的那种欲望的克制,也就是说斯多葛主义的典型的心理学特征就是宁静致远,而不是怒发冲冠。

斯多葛学是温和版本的虚无主义:不成大事,不讲武德

斯多葛主义就是一种中庸之道,但它并不是亚里士多德的中庸之道,它是对亚里士多德的中庸之道再做一次中庸之道。

它是处在亚里士多德的道德保守主义,与伊壁鸠鲁这样的道德虚无主义之间的中间立场。

从亚里士多德看来,斯多葛学派很像虚无主义,但是从伊壁鸠鲁学派看来,这个学派多多少少就有点反虚无主义了,所以我们就把它称之为一种温和版本的虚无主义,甚至与前面所介绍过的皮浪怀疑主义相比,斯多葛主义它的虚无主义色彩也比较淡,2个原因:

第一、是因为皮浪主义它是拒绝给出一种对于自然的本质性断言的,而斯多葛主义则与伊壁鸠鲁主义一样,他们会对于自然本身的性质做出一种系统的宇宙论的阐述。

第二点,就心理学的画像而言,皮浪主义者的心理学画像主要是冷漠,而斯多葛主义的心理学画像的则是宁静。

冷漠和宁静貌似很像,但还不是一回事。

毋宁说,半泽直树乃是马基雅维利主义与柏拉图主义的古怪融合,即用柏拉图主义的哲学来给自己定人生目标,再用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手段来实现人生目标。

斯多葛主义有点虚伪的地方。他们不愿意像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那样,大大方方地承认血气之勇的重要性,并在特定的条件下,肯定战士的品格的重要性。尽管他们内心或许也知道,离开这种具有武德的猛人,一个共同体迟早会完蛋。换言之,如果没有具有足够武德的人,那么谁来打击外敌与内敌呢?这里的外敌很可能指的是侵略者,这里的内敌主要指的就是各种腐败分子。

说白了,斯多葛主义之所以是虚无主义的,乃是因为他不讲武德,不去积极地研究如何积极地改造世界,而主张让我们每一个个体都成为在命运之海上随波逐流的浮萍。

3、斯多葛主义是主张痛苦必然会发生,应当坦然接受

4、斯多葛学派与伊壁鸠鲁主义的区别

斯多葛学派的竞争对象伊壁鸠鲁主义的学说。伊壁鸠鲁主义是不接受宿命论的,因为在伊壁鸠鲁主义者看来,偶然性在物理世界中就是本人存在的,因为毕竟原子的运动本身就会发生莫名其妙的偏斜。所以伊壁鸠鲁主义者认为,人是能够通过自己的主动性来决定自己应当享受怎样的幸福的,因为人本身就是由那些随时会发生偏斜的原子所构成的。在伊壁鸠鲁主义的宇宙模型中,除了不同种类的原子与虚空之外,没有任何别的东西。他们的宇宙论的模型基本上是机械主义的,一个原子如同弹子球那样砸向别的原子,引发后者的运动,然而所有这些原子各自又都会突然发生偏斜。

所以对于原子的精确走向的预报,是不太可能的,这就为偶然性预留下了空间。

而同样作为唯物主义的斯多葛主义,怎么就成了宿命论的代表。斯多葛主义的宇宙论模型的则是有机论的,或者说是万物有灵论的。就是说整个宇宙都是一股混沌的元气,而在这股元气里面,有积极的形式原则与消极的治疗原则相互作用。

这里所说的积极的形式原则,也可以被视为神的代名词,这种声音也被称之为以太。以太后来成为了一个科学名词,至于消极的质料,则由水、土、气、火四种要素彼此相生相克,并会定期在一场大毁灭中彻底完蛋,然后它们又被周而复始地创生出来。

5、宿命论与自由如何共存?

斯多葛主义有一个破绽是这样的:

一方面他们肯定宿命论是对的,世界上的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被决定好的,因此人类没有自由。

另外一方面斯多葛主义又说,我们应当去接受斯多葛主义的教导,学会忍受并且享受痛苦。这就预设了我们有选择,并且能够选择接受斯多葛主义,或者不接受之或去接受别的什么学说,既然我们有选择,这就说明世界上是有自由的。

对于这个破绽,斯多葛主义的化解办法,就是通过重新定义自由二字:

由此使得宿命论可以与自由共存一世。传统的自由定义是这样的,所谓自由不受到前面所发生的事情的影响,完全脱离了因果链条限制的那些事件的特征。

斯多葛主义说:可以沿用到心灵上的,你的心里当然可以选择接受斯多葛主义,也可以选择不接受之,但无论接受不接受,都有一套对应的因果的说明。然而不管怎么说,接受斯多葛主义还是好的,因为只要接受斯多葛主义了,你就不那么容易受到外力的控制。什么痛苦悲催的生活,什么996的加班,什么老板的咒骂,你都能笑对,因为这些无非就是轮子前进的时候所遭遇到的一些阻力罢了。

守好自己的心灵,按照本性去生活,这些痛苦都不是什么事。反之,你如果太看重这些悲催的事,并在内心将其放大,那么这些阻力就会增大到足以阻止你的心灵之轮顺畅滚动的地步,让你得不到宁静。

总而言之,接受斯多葛主义的教育毕竟是一件美事。我个人认为虽然斯多葛主义在很多场合,都会成为阻碍人们积极面对世上邪恶精神力量的某种哲学吗啡,但是在某些时候吗啡还是有用的,对于那些无法挽回的损失,如亲人的离去,如股市上的损失,来几片斯多葛牌的药片,还是能够帮助我们重建心灵。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