腊月28,回老家耍

今天是腊月28,本来说好大年初一再回老家的,结果我没抗住小张同志的反复劝说,早上三人全出动回老家去了。

小张同志是这样劝我的:“妈,奶奶28要搁锅炸东西,我去年在家,吃的都是刚炸出来的热乎的,特别好吃。

你吃的都是送来的,凉了,一点都不好吃。

咱们一起回老家,吃刚炸出来的,好不好?”

本来我还是懒得回去,结果小张同志发扬了锲而不舍的精神, 唐僧一般反复劝说,最终,我同意了。

早上早早起来,赶紧出门,那边,婆婆已经打了两个电话,问啥时候到家,万事俱备,只等开炸了。

回家刚一坐定,热乎乎的丸子已经炸好端上了桌子,尝一口,果然好吃,和凉的完全不是一个口感。

“烹茶姑娘”小张拿出我们专门带回来的茉莉花茶,麻溜地给我倒了一杯,清香扑鼻, 刚好解腻。

公公婆婆在院里忙碌着,大张出去走亲戚了,小张不断地把刚出锅的好吃的,用碗盛好端上桌。

炸丸子、炸肉、炸红薯、炸萝卜条、炸豆腐,轮番上场,好不热闹。

大家都在忙,我也没闲着,我坐在桌前,吃肉、喝茶、吃水果,还要不断赞美大家的勤劳能干,也忙的很。

炸完吃完,紧接着就是就地取材的中午饭:汤版烩菜,配上大馒头。

这一顿忙活下来,我已经吃到了嗓子眼,我的妈呀,生活太幸福了!

吃饱喝足,需要出去耍,顺便消消食。

烧火

大门口,有一块超大的平整的土地,是邻居家平整好准备建房用的,是玩耍的好地方。

我看见地面的一侧有一个砖头堆成的“锅灶”,周围还有塑料小叉子、瓶盖之类的,很明显,这是一个小孩玩做饭的地方。

我回去吆喝小张:“走,那边有不知道哪个小孩玩的烧火的灶,看着不错,咱俩去烧火做饭去。”

小张笑了:“我就是那个小孩,那是我前两天搭的。”

大家都笑了,小张从小就很会自己跟自己玩。

我决定先去捡柴火,作燃料用。我在旁边的一个已经坍塌的老房子旧址上,找到了一个麦秸秆编织的破旧帘子,这可是极好的燃料。

我又找了点树枝,然后,就准备开火了。

那边,小张“不务正业”,开始在破烂堆里考古了,扒拉出来个旧耳机,在那儿研究呢。

不管他了,我自己开始烧火。

麦秸秆铺好,打火机点燃,很快,火苗便冒了出来。

我熟练地翻动麦秆,控制火势的大小,哎呀,尽管已经几十年没有烧火了,但“童子功”还在,已经形成肌肉记忆了。

小张看见火势不小,又害怕又开心,把人家烙的泥巴饼干放到了瓷砖充当的“平底锅”上,开始像模像样地烤饼。

风不小,一阵黑烟把我俩熏得眼睛发疼,咳嗽不止,我俩吆喝着,哀鸣着,然后继续烧火。

黑烟翻滚,我一方面监控着火苗的走势,可不敢让火苗蔓延,一方面担心周围邻居不满难闻的气味。

结果,周围的路上偶尔有行人走过,隔着一条马路的邻居都忙着晒暖溜娃,除了有人瞥一眼我们在干啥之外,根本没人理会我们。

哇,我瞬间体会到小张说的老家有自由了,天大地大,真的好自由!

其实,风大柴少,我们的灶火不断地熄灭、重点,真正火势旺盛也没多长时间,但我们都很开心。

小张之前都是一个人孤单烧火,这次来了一个比她玩兴还大的妈妈,太意外太嗨皮了!

我看着四蹿的火苗,那轰然而起的升腾之势,让我的心也跟着跳跃向上,神奇美妙!

我坐在烧火台前,被烟熏得睁不开眼,熟练地拨动麦秸秆,看着火苗心生欣喜,身上都是尘土,头发被风狂吹。

那一刻,我似乎看到了童年的自己——对一切都充满新奇,对一切都乐在其中,对一切都充满专注。

真好,我喜欢这个自己,我想要一直做这样的自己。

最后,小张同志把几个泥巴饼干装好,自顾自地夸奖几句,然后,我们宣布:烧火烙饼圆满结束。

意犹未尽,那就继续呗。

磨子抓子

我看见小张装泥巴饼干的“瓦片”碗,我心中一动:“来,妈教你磨子抓子。”

我俩各堆起三块砖头充当工作台,我一手拿着瓷砖碎片,一手把瓦片按在砖头上,咚咚咚,一点点把瓦片砸成一个个小块。

我把带着棱角的小瓦片给小张,让她把瓦片磨圆。

我俩一个砸,一个磨,半个小时后,一盘子磨好了。

哎呀,看我宝刀不老,技艺不减当年呀!

子磨好了,下一步就是抓子了。

来,闺女,我给你演练一番。

熟练地扔子、撒子、抓子,一套功夫行云流水,小张连连称赞,我也得意洋洋:“你妈我当年可是抓子高手!”

小张跃跃欲试,我耐心教授,哎呀,我也是个好师傅呀!

土地上,阳光下,风中,我俩头发凌乱,浑身都是尘土,玩得不亦乐乎!

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是个快乐的孩子,是个幸福的妈妈,是个满意的自己。

我脑子里冒出一大推小时侯玩的游戏,玩弹子、做沙包,我都想教小张玩,想让她知道:

童年不只网络、超市玩具,不花钱的游戏、自己制作的玩具,能给你很多的快乐。

该回家了,我问婆婆要了毛衣针和毛线,准备回去教小张织围巾,这也是小时侯我花大功夫学会的技术,是时候传承给小张了。

我们收拾着东西,小张问了好几遍:“咱俩做的子你装好了吗?”

装好了,回家,咱俩继续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