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训:无事定心,临事守心,历事练心!

王阳明说:"吾道养心,未尝离却事物,只顺其天则自然,就是功夫。"

意思是:我们道家中人,修身养性并没有离开平常的事物,不用刻意寻找,只需顺着自然的规律,保持一种自然而然的心态,这就是功夫。

心是天下之大本,要修好这颗心,就是要做到:无事定心,临事守心,历事练心。

一、无事定心

老子说:“不见可欲,使民心不乱。”

人类的文明与进步,各种声色犬马的诱惑就愈是争奇斗艳,层出不穷。在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里,如果我们不能自制,必然弄得像老子所说的“目盲”、“耳聋”、“口爽”、“心发狂”的地步。

一个人若没有安定的心,给他再多的名声和财富他都不会满足。我们之所以感到痛苦烦恼,是因为我们内心不安定。

好好的掌控好自己的心念,千方百计把自己各种想入非非的想法停下,各种念头止住了,由此产生的各种痛苦自然也就消失了。

有位农夫,一次农闲时,想到自己一生忙碌,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不断地耕种,便起了一个心念——到底什么叫做修行?修行的境界又是如何?

于是便决定上山请教一位修行者,他很尊敬地问:“请问您花了数十年的时间修行,所求为何?”

修行者就说:“我要练就一念安定的心。”

老农夫就和这位修行者对坐,沉默了许久。突然间,老农夫起身离开,非但没有恭敬地道别,反而还回过头对修行者说:“你这样的修行,将来会堕落地狱。”

这位修行者听到老农夫的无礼言辞非常生气,当下就追出洞外,对老农夫破口大骂。

老农夫不疾不徐地说:“你不是要修一念安定的心吗?”

这则简单的故事很有启发性。要修一颗安定心谈何容易,唯有多磨,多练。

二、临事守心

人在处理事情的时候,临事用心,一心不乱,守心不移,就是修行。

从前有一个国王,他与一个著名的大师聊天,大师说:“修行并不在苦行,而是在用心。出家人面对外界的各种诱惑,能够守心,不为所动。”

国王将信将疑,对大师说:“能够用事实来证明你的话吗?”

大师说:“请大王明天派两班能歌善舞的宫女,一班在东街跳舞,一班在西街唱歌;从监牢里放出一个判死刑的犯人,拿一个盛满油的罐子,让他小心捧着,绕过街道一周回来,如果罐里的油没有倾溢出来,就赦他无罪;命令四名兵士,拿着大刀随行,吩咐他们注意那犯人手上所捧的油,如果油在哪里倾出,就在哪里立刻将他斩首。大王这样一试,便能得到证明。”

到了第二天,国王照大师的指示去做。那犯人绕过了东西街道一周,丝毫不敢疏忽,手上所捧的油,一点也没有溢出来。

大师请国王问那犯人绕街一周的所见所闻。结果犯人回答说什么也没有看到,什么也没有听到。

国王大怒:“你胡说八道!东街宫女跳舞,西街宫女唱歌,你既不是瞎子,又不是聋子,怎么会不见不闻?”

犯人答道:“大王!今天是我生死的关头,我一心只顾着那罐油,怎么还有心思注意别的事情呢?所以绕过了街道一周,真的是不见不闻。”

曾国藩有言:“凡遇事须安祥和缓以处之,若一慌忙,便恐有错。盖天下何事不从忙中错了。故从容安祥,为处事第一法。”

困难的事情,往往错综复杂,让人不知从何下手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应对的方式,应该静下来细细思索,抽丝剥茧一点一滴的分析状况、理出脉络,从而找到解决的办法。

但心中烦乱的人,便容易无所适从,久久不能着手开始,问题越拖越难,压力越拖越大。

“致虚极,守静笃”,守住心灵的清明,安静下来,梳理出最根本的问题,其他的也就迎刃而解。如果不守心,只会让自己一直处在忙乱当中。

三、历事练心

王阳明讲:“人须在事上磨,方立得住。”

人只有在磨练中才能成才,只有在逆境中才能成熟,这就是在事上磨练的含义,也就是要培养活智慧,而不做死学问。

历事练心,通俗地说,就是要在纷繁复杂的具体事务中锻炼自己的心理素质,做到动静皆定。

康熙在他的《庭训格言》中,有这样一段记载:三藩之乱时,清军主力和吴三桂的部队决战,半个月了还没有前方的消息。北京城里人心惶惶。

在这种情况下,一向勤政的康熙居然一反常态,把公务扔在一边带着身边的人跑到景山上去玩了。有人提议,如今形势危急,军国大事那么多,皇帝您怎么能这么荒疏政事呢?

康熙借这件事情告诫自己的儿子们:做大事要有静气。当时的局势确实很危险。北京城里,忠诚的人都没了主心骨,心怀叵测的人跃跃欲试,这个时候大家都在看皇帝。结果皇帝根本就不着急害怕,还有心情娱乐呢!于是忠诚拥护的人就心里有底了,想作乱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同时,这种镇定自若,本身就是对下属的一种示范,对于稳定军心、鼓舞士气,会起到无可替代的作用。

相反,身为统帅,哪怕表现出一丝的慌乱,也会带来军心的动摇。

在人生遭遇骤变打击之时,能做方寸不乱,需要的是大智慧。

在重大的挫折和打击面前,保持住一颗平常心,并能够把命运的迎头痛击当作磨练心性、超越自我的大好机会,才能动心忍性,意志坚强,使自己的人生境界不断提高。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