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场雪,小张真快乐

昨天是大年二十三,老天也来凑热闹,一大早推开窗户,地面上、树枝上都是雪花。

雪不大,但已经足够带来喜悦。

小张上午跟着爷爷回来了,黄昏,我俩步行出门去玩。

雪还在下,迎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我俩踏雪而行,兴尽而归,小张很快乐。

第一乐,看美景、吃美食。

虽是平时常看的景观,但在年味的衬托下、在雪景的铺陈中,别有一番滋味。

吃的烧烤、花甲面,平时也吃,但雪夜、小年夜、步行,都让美食和平日似乎有所不同。

第二乐,自己花钱抓娃娃。

我不抓娃娃,一是因为我抓不着,二是因为我受不了,那种似乎要抓到但永远抓不到,对心脏带来的巨大冲击。

小张爱抓,竟然还小有战果,乐在其中。

但我还是不咋赞成她抓,偶尔也会资助,但通常都会唠叨,因为我是“金主妈妈”。

这次,小张拿自己零花钱去抓,我觉得挺好。

只要不让我掏钱的娱乐行为,我会支持。

没了我的啰嗦,小张尽管什么都没抓到,但她挺开心。

她说:“我抓到了快乐!”

没毛病。

第三乐,小张制作了“雪鸭大军”。

小张路上看见别人用玩雪工具做成的“小鸭子”,便吆喝着自己也要做。

我俩“斥巨资”买了一个“有合格证、包装袋、正版”的玩雪工具,然后便开始了边走边做的快乐之旅。

走过一家火锅店门口,小张看见店外面栏杆上的每一个石柱上都放了一只小鸭子,大概有十几个之多,小张的雄心瞬间燃烧了:

“妈,我也要做鸭子大军!”

在火锅店门口,小张初试牛刀,在把剩余的石柱上补充上了十几只小鸭子后,不满意自己给别人补充了队伍。

小张在渠边找到了自己的广阔天地:渠边有很多的石柱,扬言要在这里布置鸭子大军。

我看不早了,想着做几个玩玩就回家,刚准备劝说呢,小张问我:“妈,明天还能玩雪吗?”

我一看手机天气:“不能,明天就不下了!”

看小张有些失望的样子,我提提精神:“今晚你好好玩,妈陪着你!”

小张瞬间开心了:“好,开始!”

我也赶紧跟上,用我的手机壳当“雪铲”,堆砌小雪堆,给“造鸭”提供原材料,从而大大提高了制鸭效率。

忙活了好半天,抬头一看,哇,鸭子大军沿着渠的东边、南边排列,大概有五六十只,很是壮观。

小张意犹未尽,吆喝着:“咱把北边也做了吧。”

我一看,我的妈呀,渠北边,那还有四五十个石柱呢,再一看时间,晚上十点半了,寒意更浓,行人稀少。

我赶紧想招:“咱俩检阅一下鸭子部队吧!”

小张点头答应。

手机上演奏《解放军进行曲》,我陪同小张“首长”沿渠边检阅“雪鸭大军”。

氛围拉满,小张很开心:“同志们辛苦了,不错,不错~

这个小鸭子,你要注意一下仪容仪表;

这个鸭子,你的头快掉了,我给你扶一下;

这个小鸭子,不错,刚才用料足,肉很瓷实;

这个不行,那会儿有点赶货了,质量不过关......”

正检阅着呢,一个有些结冰的小下坡,“首长”同志扑通一声摔倒在地,哎呀,我赶紧把小张搀扶起来。

“首长”哎呦半天,一边嘀咕着:我要不要去正骨医院,一边坚持检阅。

检阅完毕,小张同志志得意满:“做鸭子比抓娃娃开心多了!”

我说:“是呀,老天爷给你建了个大游乐场,当然好玩了!”

抬眼看去,城市夜晚的雪景,别有风味;看看身边,亲爱的人,牵手相依,喜笑颜开。

愿平安喜乐!